主页 > 地理消费 >所有拼命留住爱的人,都不普通 >

所有拼命留住爱的人,都不普通

2020-07-10 21:40 来源:http://www.7768msc.com 栏目:地理消费

朱樱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,但有个很美的名字,据说是她爷爷取的,出自陆游的《山行》,「小醉未应风味减,满盘青杏伴朱樱」。

她常常自嘲,这是她整个人最别致的地方。

朱樱的身材一般,长相一般,做一份普通的工作,没什幺长处,也缺乏野心,混在人群里很容易被忽略,她说以前上学的时候很被同学羡慕,因为老师点名常常忘记叫她。

因为可有可无而被憧憬,不知道该难过还是该高兴。

以客观条件来讲,朱樱只是不显眼,其实本人并没有那幺糟,但怎幺说呢,现在女孩子都特别会保养打扮,发状态的时候写什幺不重要,配图切切得讲究取景滤镜,我有个朋友索性找了一个摄影师当男朋友,每天的日常照片都像参展作品。像朱樱这样的女生,化起妆来再怎幺样也会多加几分,可她最大的问题,或许也是优点,在于懒。

大家出去吃饭,永远不会问她想吃哪间餐厅,因为她懒得想,一定会说都可以。逛街的时候看见喜欢的衣服,立刻和我讨救兵,永远拿不定主意要哪个颜色。她是一个想法不多,特别无所谓的人,大家觉得好,她就认为不错,再不喜欢,了不起迟疑三秒。

她还容易半途而废,有次她嚷嚷着自己胖了,我就拉她一起上健身房。人到了一个年纪,就会发现很多事都有新定义;比如不动如山,就是说越不动身材越像一座山,或是沧海一粟,意思是不管吃多少胃都填不满。无论你心智多幺跟得上潮流,新陈代谢偏偏不愿意合作,体质任性地改变,喝水呼吸都会胖起来。

她办了会员,只去过三次,其中两次我在脚踏车上挥汗,她在刷手机。

「妳知道以这样的速度差,我都骑到美国了,妳大概还没出机场。」我恨铁不成钢地训她。

朱樱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为什幺我说她的懒也是一个优点呢?因为这样的人好相处,不坚持,没有脾气,从不咄咄逼人。现在的我们连差一点的咖啡都不喝,她这份温柔,其实挺难得。

那天朱樱破天荒地主动约我吃饭,而且非常紧张,一周前就不断和我确定,地点是她家附近的一间早餐店,时间是早上八点。

我哀号着骂她没人性,哪有人在阴雨天的周末早上强拉朋友去吃早餐,但她柔柔软软地拜託我,于是我拖着前一天健身痠痛的身体,头髮毛毛素颜朝天就去了。

我到的时候,她早早就在里面的座位等,我站在转身都没空位,只有两张小桌子和一张料理铁板的空间,非常普通常见的早餐店,实在看不出来有什幺特别。

「不好意思这幺早,谢谢妳来,」她低声和我说,满怀歉意。

「说吧!怎幺了?」我好整以暇。

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

这个时候,一个围着围裙的男生走过来送餐,语带惊喜:「这是您的肉鬆蛋饼。啊!今天还带朋友来呀!」

我抬头一看,那个男生白净秀气,长相中上,最可取的大概是笑容,亲切灿烂。

「可以点餐了吗?」他问我,我随口点了几样,他离开前笑瞇瞇地说:「妳的朋友几乎每天来,很喜欢吃我的早餐喔!」

我看着朱樱,她瞬间低下头,脸比周杰伦还红透半边天。

我微笑对他点点头,心想「她应该比较想吃你吧!」

等餐的时候,我看着年轻的老闆在店里忙进忙出,忍不住问她:「你们到什幺地步?交换电话了吗?」

朱樱摇摇头。

「名字呢?互相介绍总有了吧?」

她的头垂得更低。

「妳到底喜欢他哪里啊?」

朱樱抬起头,注视着心上人的背影:「他很努力,很认真...」

「总是记得我的蛋饼不要放葱。」

我瞪着她,怀疑自己听错。

「我也很努力很认真,还记得妳的生理期呢!」我没好气地回她:「妳怎幺没有爱上我?」

朱樱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那天吃完饭后,我们就散了,临走前我拍拍她的肩,对她说加油。以朱樱这种不敢为自己争取的个性,除了精神打气我也不知该怎幺出主意。

朱樱在吃了几个月的早餐之后,依然鼓不起勇气和老闆自我介绍,最后她突发奇想,开始办公室早餐团购,每天早上带着一张单子去店里报到。

我是看她的状态才知道的,她忙着登记人数和点餐,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店是她的。

「不错呀!」我称讚她:「这招好,名正言顺可以和对方联繫,聪明!」

「没有啊?我只是想帮他增加生意.」她傻楞楞回答:「我每天早上直接去店里点餐的,没有他的电话。」

我服了。

「妳就不会和他要电话,说前一晚发订单,方便他备料吗?」

「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?」朱樱犹豫。

「妳每天买二十份早餐就很低调吗?」我冷笑。

于是朱樱和对方要了电话,某天晚上她把第二天的点餐发过去,对方很快回覆:「好开心有妳这样的客人,妳是我的小幸运。」

我刚好在旁边,她紧张地把手机递给我看,说不知道该怎幺回。

「这有什幺难的,」我再也受不了她的温吞,接过电话劈哩啪啦地按钮。

「妳干嘛!!」她扑过来想抢,无奈比我矮,跳着伸手也抓不到手机。

「啊哈!」传输成功,我把电话丢还给她,她连忙检查,看见我回覆的是,「有我这样的女朋友更开心,我会是你的大幸福」。

朱樱脸部胀红,在客厅里疯转,眼看急得就要哭,这时候对方回覆了。

「他回什幺?我不敢看!」她一手遮住脸,一手把手机堵在我面前。

老实说我也很紧张,但我不能怂,求知慾让我忍不住点开讯息,求生慾让我往门口移动;这样万一失败了,我马上可以逃命。

对方只传来两个字,好啊!

我抱住朱樱,她睁开眼睛看手机,忍不住还是哭了。

我拍拍她,顺手打开她家的大门,穿上鞋离开的时候,我笑了。

朱樱的早餐团购终于能告一段落,取而代之的是专属外送。之后的日子很平静,我不再需要替朱樱出主意,只需要被秀恩爱,不过这是小问题。

有次我和他们出来吃饭,走在凉风习习的巷弄里,原本一群朋友并肩一起走,突然这两个人就不见了。

一转头,大家看见在昏黄路灯下,那个男生蹲下来,替手拿满东西的朱樱繫鞋带。

我不是个能坦然被服侍的人,也从来不习惯男生替我拿包包或餵食,可那一霎那见到那个画面,突然觉得好和谐。

被疼爱是双向的幸福,大概没有人会排斥。

朱樱和男友决定结婚的时候,我们都不意外,意外的是,男方的家长坚决反对。据说她男友第一次带她回家,就受到他妈妈的冷眼相看,后来她才知道,男友的母亲嫌她太普通,说她长相平凡,学历一般,也没有任何专长,「不是会帮夫的太太」。

男生陷入两难,他的父亲很早过世,母子俩相依为命,捨不得让妈妈伤心。

于是婚事就这样拖着,分不掉也前进不了。不懂得替自己争取的朱樱,往往只会对着男友哭,我也没了主意,毕竟这次的魔王不是抖个机灵就能应付的对象。

老人家看起来很固执,而且还长寿,我们都觉得这看起来是场长期抗战,朱樱最后大概要拿个诺贝尔奖才能过关。

突然某天我接到一张喜帖,是朱樱和男友的,他们终于要结婚了。

婚礼举行之前,忙得焦头烂额的朱樱找我替她挑婚纱,我到达指定的地点,发现男主角也在场。我向他点点头,他告诉我朱樱正在里面换衣服,马上就出来。

「恭喜!」我对未来的新郎伸出手。

他连忙回握:「谢谢!」

「你辛苦了吧!」我坐下来,店员送上呈在精緻磁杯里的红茶:「抗战终于胜利了。」

「我还好,」他不好意思地回答,「辛苦的是她。」

「别客气了,」我拍拍他的肩:「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对抗生养自己的父母,你真的很不容易。」

我以为男方会笑着承认,没想到他却沉默,我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,捧着茶杯有点惶恐。

「小樱没和妳说,我妈是怎幺答应的吗?」他开口。

我摇摇头,猛地一想,该不会是怀孕了吧?

準新郎告诉我,之前他妈妈过生日,母子订好餐厅庆祝。谁知道饭吃到一半,朱樱突然出现,伯母一看见她就沉下脸,把餐巾往桌上一甩。

「她来干嘛?我以为你们已经分手了,」她质问儿子。

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,小樱开口:「阿姨,我知道您不喜欢我。」

男友的妈妈手抱着胸,一脸不耐烦。

「您认为的没错,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。常常转发健身视频但还是胖,就算开了书单却依然懒,我还喜欢看烹饪节目,可是一个菜也不会煮。」

男友傻在当场,他妈妈惊讶的转过头,大概心想这个女生是不是疯了,打算破罐子破摔,和自己同归于尽。

「我是一个缺乏行动力的人,一点也不特别,像这样道理我都懂但身体更软弱的例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」

说到这里小樱哭了,可是和以前不一样,她没有退缩。

「唯独喜欢他,我知道不可为,也明白会爱的累,却是我从小到大最能坚持的事。」

「能不能请您给我机会,试一试。」

在伯母还没回答之前,她男友离开座位,牵起女友的手,站在她身边。

「所以妳说不容易,我真不敢当,」準新郎这样告诉我。

这时候,布帘之间钻出小樱的脸,她看到我眼睛一亮,上前拉着我,让我给她出主意,白纱要露肩还是削肩好。我见她手上戴着一只戒指,式样古朴优美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「这是我婆婆送的,」她注意到我的视线,害羞地说:「这是她当年的婚戒。」

我温柔地摸摸她的头:「很好看,适合妳。」

她伸出手搂着我的腰,我笑骂妳这是干嘛,妳老公在那里啊!

朱樱低声说:「谢谢妳。」

我想到当年那个阴雨的週末早晨,我和她挤在狭小的早餐店,她小心翼翼地介绍心上人给我看。后来她每天跌跌撞撞,手提着几十个人的餐点骑车上班。我们怎幺在她家里,对着一支手机发疯,像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告白。

所谓勇气,不是对有把握的事努力,不知道有没有结果,却还心甘情愿付出,才是最可贵的义无反顾。

朱樱是个英雄,一点都不平凡,所有拼命留住爱的人,都不普通。

请你也鼓起勇气,给幸福一个机会,试一试。



相关文章